Netflix于9月17日放映的《鱿鱼游戏》(Squid Game)的原剧本曾经一度无人问津。

十年来,这部关于生存游戏的反乌托邦韩剧一直被认为是荒诞和不现实的,但现在却有望登顶Netflix有史以来的收视冠军。

在过去的十年里,韩国当地的影视公司一直以其荒诞和不现实为由,拒绝接受拍摄这部虚构的电视剧。

但如今,《鱿鱼游戏》却成为了一种现象级的剧集:人们在网上疯传其中的儿童游戏的TikTok视频,而在线零售商也在争相出售剧集中的万圣节服装。

这部剧在包括美国在内的90多个国家观看量排名第一,这甚至让Netflix的高管们都感到意外。

Netflix亚太地区创意活动的负责人Minyoung Kim表示,从各方面来看,这部韩剧的总观看时长和观看至少两分钟的用户数量都有望超过Netflix目前的最高纪录——《布里奇顿(Bridgerton)》和《绅士怪盗(Lupin)》。

Netflix在YouTube上发布的《鱿鱼游戏》预告片播放量已经超过1400万,是上面两部剧的两倍多。

《鱿鱼游戏》仍在持续风靡全球,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作品像它这样如此受欢迎。

Kim还表示,该剧虽然非常具有韩国特色,但更具有全球范围内的吸引力,因为它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道德问题:我们是谁?

“我们不是马,我们是人类。”她表示,“这才是这部剧真正想要抛给你的问题。”

韩国不再是一个只存在某种特定的粉丝文化的国度。它是一个主要的文化中心,并在好莱坞和公告牌排行榜上的地位不断上升。

Netflix于2016年开始在韩国开展业务,其引进了80多部韩国电影和电视剧。在过去两年里,观看韩剧的美国人数量翻了一番。

《鱿鱼游戏》约95%的观众在韩国以外的其他国家。Netflix表示,该剧集已被翻译成31种语言,并被配音成13种语言。

这一成果也代表着Netflix多年来对韩国影视作品投资带来的回报。Netflix表示,从2015年到2020年,它为韩国电影和电视剧投资了约7亿美元。仅在今年,Netflix就计划投资5亿美元。

《鱿鱼游戏》大受欢迎之际,Netflix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竞争,竞争对手都在寻找能够吸引全球观众眼球的原创作品,使自己的作品脱颖而出。

周五,Netflix股价以613.15美元收盘,其在过去几天《鱿鱼游戏》大火以来已经涨超4%,年初至今已经涨近20%。

这部韩国电视剧以一场残忍的生存游戏为主线,内容极为暴力惊悚,呈现出资本主义社会的残酷,又揭露人性丑恶的一面。

故事发生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岛上,456名因欠债而陷入绝望的玩家收到神秘邀请参加一个生存游戏。如果赢得六轮游戏的胜利,胜利者将可以获得456亿韩元(约3900万美元)的奖金,而失败者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正是那种看不到希望的成年人冒着生命危险参加一场儿童游戏的讽刺感吸引了人们的注意。

该剧虽然以韩国人的儿时游戏为主,却可以跨越文化差异让其他国家的观众产生共鸣。

学者分析,这是因为该剧主题让人们可以很轻易的“感同身受”,因此文化差异并不会影响观众感受。

据德国之声报道,长年研究韩国流行文化的菲律宾大学副教授Erik Paolo Capistrano指出,观众意识到这些人可能存在在社会中,他们的故事是如此真实导致他们必须做这些可怕的事情,为了脱离贫困,心甘情愿地接受严酷条件。

他观察到:“很多菲律宾人将‘鱿鱼游戏’的剧情与他们目前对自身社会现状的理解连在一起。”

中国台湾政治大学韩国语文学系助理教授林侑毅也说,底层的人为了拿到金钱,展现人性的丑恶和光辉,观众不只能看到紧张刺激的游戏,还会看到底层社会人与人间的竞争与争夺,这些“探讨人性及社会议题,已经跳脱韩国社会框架,不同国家的人都能与自身经验产生共鸣”。

林侑毅分析,这些元素跟韩流风潮结合,往欧美国家传播,对西方观众而言,这是新奇的东方或韩国元素,他们会希望通过戏剧更了解东方文化。

剧中负责游戏竞赛的人曾经说过:“参与游戏的人都是平等的,这是因为我们要给在外界受不平待遇和歧视的人,赢得公平竞争的最后机会。”

韩国精神科医生李日俊向德国之声表示:“‘鱿鱼游戏’虽然很刺激紧张,但它的确触动了我们社会潜意识中根深蒂固的虚脱与无力感。”他指出,“鱿鱼游戏”提供一个反思的机会,让我们思考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竞争激烈的体系中,每个人是否都享有平等的机会,能否光靠自己能力来达到成就,而无需其他人的牺牲或计谋。

曾赴韩国当交换学生、来自中国台湾的李宜庭指出,在接受教育与成长的过程中,被教导被强调公平正义的重要性,但实际上在社会中仍存有诸多不平等以及特权事件,这部戏让我们感受到“写实与现实”,进而反思并产生共鸣。

韩国祥明大学全球文化内容系教授金平江向BBC表示:“剧中人物似乎可以引起人们、尤其是经常感到疏离感和不忿的年轻一代的同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