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广东省郁南县搞了一场篮球赛,没想到走红全网,原因不是这场比赛有多精彩,而是它的名称太辣眼。

“副科以上干部篮球赛”!乖乖,“副科以上”,好“大”的官啊,好“高端”的比赛、好“气派”的场面啊!可老胡纳闷的是,一个小小的篮球赛而已,搞那么多“名堂”干什么?级别不级别的,跟打篮球有半毛钱关系?运动场是展示健与美的地方,不是比拼官帽大小的场所,把“官本位”带到比赛场上来,只会让“官”掉价,让“赛”变味。

老胡不知道,比赛非得要副科以上才能参加,这是什么逻辑?是担心副科级以上干部打球水平高,跟副科以下的人打不起来,还是担心领导跟副科以下的同志打球有失身份?我看核心的问题还是脑子里根深蒂固地“官本位”思维在作怪。去年,某个地方搞了一场植树活动,结果专门划定了一个“处级干部植树区”。打球植树都得“级别优先”,到哪里都得按“官”分配,这倡导了什么样的价值观?

当然,要补充一下的是,老胡不是反对领导干部打篮球,而是反对处处都标榜自己的领导干部身份,处处都流露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副科以上干部篮球赛”之所以引发群嘲和反感,就在于它表面上给参赛者划了一道线,实际上是做了一次“官本位”思想的展演,它把“官气”从衙门带到赛场、从官场带到民间,恶心了观赛群众,污染了社会空气,影响了干部形象,败坏了干群关系。让“官本位”少一些,这样的怪事才能少一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